1. 首页
  2. 首页

新中国初期的留美归国学人(图)他是我国著名物理学家

中国闻名科学家钱学森1955年10月28日从美国返回祖国,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吴有训和北京大学!教务长周培源前去北京火车站欢迎。(图片出处/新华网)

新中国建立的隆隆礼炮声响,不但震动了全全球,更深深震撼了异域上学的国外学子。新中国抖擞出来的勃勃生机,新政权的清正廉洁,新中国建设所取得的敏捷进步吸引着国外学子的归航。他们满载盼望,度量建设祖国的抱负,纷纷起程,掀起了1949-1956年的返国潮。返国,对多数留美学人而言,不但意味着放弃良好的物质条件,更预示着归程的艰苦和崎岖。新中国在诞生之初的艰苦同样反应在国外赤子身上。美国当局为了对新中国进行全面封闭,接纳种种棤施,拦阻留美学人返国。1950年10月,美国司法部移民局宣布了“禁止中国粹生出境之下令”,禁绝学理、工、农、医的留学生返国“资敌”。在这种环境下,滞留美国者日多,返国也日益艰苦。

至1950年,滞留在各国的留学职员已逾5000人,此中滞留美国者约3500人,他们多是抗战前后出国留学或工作的。新中国建立后,当局和国内学者们召唤国外学子们返国工作。面对祖国和亲人的召唤,留美学人们度量刚强的返国信心,顶偏重重阻力,冒险踏上漫漫归程。1949-1954年经过艰苦曲折和坚贞不挠的!斗争而回到祖国的有1424人,此中多数是从美国(937人)返回的。留美学子归程的艰苦,从物理学家赵忠尧身上可窥见一斑。

当得知新中国建立的消息后,闻名物理学家赵忠尧积极预备返国。1950年3月正式办理返国手续,美国移民局不停进行拦阻和刁难,直到8月份,他才拿到经过香港返国的“过境允许证”。1950年8月29日,赵忠尧与罗时钧、沈善炯等人经过重重苛刻检察,才得以乘坐“威尔逊号”客轮返国。但当客轮抵达上海时,人群中却不见了他们三人。原来,9月12日在客轮抵达日本横滨时,驻日美军便非法拘留了赵忠尧、罗时钧和沈善炯三位科学家。美方职员将赵忠尧等三人拘押在美军谍报部,深夜12时带至东京中野美军牢狱,清晨转移到巢鸭牢狱中的“中国罪犯室”。美军对他们三人实行软硬兼施的本领。一天,他们三人被押到一间空屋子里,逐一面对墙壁站着,随之在他们死后传来了拉枪栓和子弹上膛的声音。在生命的威胁眼前,他们仍旧见义勇为地屹立着。吓唬不成的美国士兵悻悻地收起了花招。与此同时,台湾派来代表对他们三人“探监慰问”,并进行奉劝:“美国政府对你们这个案子看得很重,你们硬顶下去没有好处。只要你们乐意回美国去,要么去台湾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我们可以立刻为你们进行疏通。”对于美国和台湾方面的威胁利诱,他们刚强地答复:“我们决不去台湾,更不会去美国,果断要求回到中国大陆去。”在中国当局和人民的猛烈抗议下,直至11月15日,美刚刚无可怎样地开释他们。两个月的噩梦昭示的不但是其时西方全球对新中国的敌视,更诉说着留美学人的爱国情怀。

在1949-1956年的返国潮中,从事差别专业研究的学子都曾经历过类似曲折的境况。每一个留美学人大概都受到过移民局的威胁,“大概你有一千条路能逃离美国,我劝你一条也别试。倘使你计划脱离,你将受随处以5000美元以下的罚金或5年以下的徒刑,或同时予以两种处分。”尽管如此,留美学人依然费尽心机地设法返国,直接回家的路被堵死了,他们就迂回辗转而行。化学家黄鸣龙请求德国友人函请他赴德工作,再转而返国;化学家唐友祺绕道瑞典,曲折返国;力学家吴仲华、李敏华夫妇使用申请旅游的时机,从瑞士、奥地利假道返国。与此同时,另一些留美学人仍旧在坚强地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抗争。为了回到母亲的度量,他们给周总理写信,请求当局的帮助;他们向美国总统致函,控告不公正的遭遇;他们藉媒体之力,夺取美国民众的怜悯。经过几年艰难曲折的斗争,最终通过1955年中美两国大使级商谈,美国终于容许留美学人自由返国。但是,美国联邦調察局仍旧不放弃最后的挣扎,在移民局、在寓所、在船上,仍旧向每一位留美学人进行劝诱,“假如改变你的计划不回中国的话。我们会把你的工作、处境赐与改进,报酬、生活……安排得还好。”

面对美国的循循利诱,他们绝不动摇;面对归程的艰苦曲折,他们义无返顾;面对台湾的尽力网罗,他们严词拒绝;面对新中国的需要,亲人的召唤,他们无怨无悔地踏上了归程。王承书、张文裕夫妇返回了,尽管回程中受到美国当局的种种拦阻和粉碎;张斌、林同骥夫妇返回了,抛弃了在美国的所有,汽车、屋子、高薪;李恒德返回了,带回他在美国用8年心血收集的千块金属样品,以便返国科研之用;张香桐返回了,放弃了在美国的地位、光荣和金钱;钱学森也返回了,历经了5年的苦难,终于回到了朝思暮想的故里。另有更多的留美学人怀着对祖国无穷的热爱从国外返来,如空气动力学家郭永怀,林学家吴中伦,加速器专家谢家麟,半导体专家林兰英,生物化学专家王德宝、纽经义,金属学专家师昌绪,水利专家钱宁,爆炸力学专家师哲敏……

新中国建立初期至1956年底,从全球各地先后返国的学者、留学生共计3000余人,此中从美国返来的学人就约有2000名,占其时全部返国学人的2/3,正是这批返国学人对新中国的各项建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。(作者/刘珊珊)

(出处:神州学人)

赵忠尧历尽艰辛回国

众所周知,新中国建立以来,我们国度经历了一个比较艰苦的时期。不外,在那个时期,我国也有许多积极搏斗的先辈们和爱国人士,他们为我国的科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其时,有一位享誉全球的物理学家,大概如今知道他的人并不多,但是他为建设我们祖国所做的贡献,永久值得被众人记着,他就是闻名的核物理学家、中科院院士赵忠尧。

我国闻名物理学家赵忠尧 赵忠尧,1902年6月27日出生于浙江诸暨,是我国核物理研究和加速器制作事业的开辟者。1920年,他考入南京高等师范学院,也就是如今南京大学的前身。毕业后他担当国立东南大学助教,从东南大学毕业后任清华大学助教。在1927年,赵忠尧老师去到了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学习,其时他的老师正是诺贝尔奖金得到者密立根传授。1929年底,赵忠尧发现硬γ射线的高能量光子束,在通过重金属铅时出现了“变态吸取”征象。

赵忠尧在外留学时合影 在1931年,赵忠尧老师学成返国,其时他开设了中国首个核物理课程,主持创建了中国第一个核物理试验室。他与他的老师叶企孙造就了一大批人才,他们后来成为中国原子弹事业做出重要贡献的人才。比方邓稼先、朱光亚、钱三强、周光召、程开甲等等,另有诺贝尔物理学奖得到者杨振宁和李政道,他们都受业于赵忠尧老师。

青年时期的赵忠尧 1945年,赵忠尧去加州理工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进行核物理!和宇宙线等方面的研究,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宇宙试验室进行“!混合宇宙线簇射”等的研究,写了很多论文,如发布在美国“物理评述”上的“混合宇宙线簇射”等。后来,抗日战争发作,辗转多地的赵忠尧老师,于1950年正式办理返国手续,在他起程返国时还受到了美国联邦調察局的特务調察。

赵忠尧塑像 最终,含辛茹苦的他在11月回到了祖国。1955年,主持建成了中国第一台质子静电加速器,并进行了原子核反响的研究。1958年,他负责筹建中国科技大学近代物理系并担当系主任,最后不停参与高能研究所的筹建工作,并多次向有关部分提出了发展中国科学事业的许多提议。

1979年,赵忠尧老师代表中国科学界前去德国出席物理学会议,并进行参观访问。1995年,何梁何利基金委员会奖给了赵忠尧10万港币的奖金,他将奖金全部捐献给中科院院数学物理部,作为科学奖金来嘉奖有成绩的青年。这位为建设祖国做出巨大贡献的先辈,在1998年因病去逝,享年96岁。赵忠尧第一次发现了正电子的存在,成为了人类物理学史上第一个发现反物质的科学家。 暮年的赵忠尧 赵忠尧还观察到了正、负电子泯没试验,这比后来因发现正电子径迹而得到诺贝尔奖的安德逊还要早两年。他的研究结果为研制正负电子对撞机,提供了理论依据,同时也奠基了他活着界物理学界的地位。赵忠尧活着界物理学家心中,是一个巨大的物理学家。前诺贝尔物理学奖委员会主任爱克斯朋评价赵忠尧说,他活着界物理学家心中是实着实在的诺贝尔奖得主! 赵忠尧在列宁格勒参观时留影 好了,本期的文章到这里就要结束了,欢迎在评述区留言哦~~

1937年的一天,清华大学位于长沙的暂时校址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托钵人。这个托钵人抱了一个破罐子,直接要见清华校长梅贻琦,门口的保安自然拦着不让这个托钵人进去,无论托钵人说什么。就在相持不下的时间,梅贻琦恰好从校门口经过,看到托钵人那个认识的身影后,梅贻琦感动落泪,赶快将这个托钵人迎了进去。

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这个托钵人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,中国核物理事业但开辟者赵忠尧。他手里抱着的破罐子,内里竟然是极其贵重的50毫克镭!

提及赵忠尧的名字,大概大部人只会想起“赵忠祥”。然而,赵忠尧不但是中国“两弹元勋”邓稼先!、彭恒武、钱三强的老师,还是活着界物理学界享有荣誉的巨星。无论是由于返国错失诺奖,还是没有得到“两弹元勋”的称呼,赵忠尧都绝不在意,始终怀着一颗爱国和科研之心在为国度的科学事业贡献气力。

赵忠尧25岁远渡重洋,来到美国加州理工大学学习。他的老师就是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密立根。不久后,赵忠尧成为了物理学界第一个发现正电子存在的人。然而,其时赵忠尧的看法并不受到承认,等赵忠尧返国后,他的同事安德森因受赵忠尧开导发现正电子而得到了诺奖,多年后,诺贝尔委员会才认可了这一巨大错误。

1931年,赵忠尧来到英国剑桥大学学习,颇受物理学家卢瑟福的欣赏。在赵忠尧起程返国之际,卢瑟福传授特殊赠予给赵忠尧50毫克镭元素,这在其时是绝对被禁止的行为。卢瑟福盼望赵忠尧返国后能好好研究,把中国的物理研究发扬光大。返国后,赵忠尧就将这50毫克镭放到了清华大学保管,只有少数几个传授知道此事。

1937年,日军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,北平和天津的几所高校连续南迁。全部人都已经撤离了,但赵忠尧没有。其时,清华大学已经被日军霸占,可赵忠尧带回的50毫克镭还在清华大学的试验室内。假如日军得到了这50毫克镭,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于是赵忠尧决定不吝所有代价,将这50毫克镭安全转移。

为了掩人线人,赵忠尧于是叫上了梁思成,开着小轿车大摇大摆地进了清华,一下子唬住了日本人。二人就在夜色中将50毫克镭安全运出了清华。与梁思成离别后,赵忠尧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去长沙的旅途。他脱下了西装,穿上麻衣旧衫,把自己妆扮成老黎民的容貌。为了以防万一,赵忠尧将装有镭元素的铅筒放到了一个咸菜罐子里,就这么跟着避祸的人群出发了。

赵忠尧含辛茹苦,不停步行了一个多月,才赶到了长沙清华大学暂时校址。此时的赵忠尧已经是灰头土脸,完满是一副托钵人容貌。这才有了我们文章开头的那一幕。

这只是赵忠尧为了科学事业和祖国冷静贡献的一个缩影,正是在像赵忠尧这样的爱国科学家的通力合作下,中国才能取得如今的成绩。他们是我们永久不应忘掉的英雄。

特殊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!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公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本文网址: http://www.bolmotion.com/p/20207231363_3602_3561485407/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