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最新发布

伊朗韩静仪:在微博上被伊朗人撩是怎样的体验

  • 出发时间 / 2017-12-01
  • 出行天数 / 10 天
  • 人物 / 和小伙伴
  • 人均费用 / 8000RMB


“走,去 伊朗 ”--从计划到决定不出一个月,终于在出发前四天定了机票,连LP宝典都是问Rose姐姐暂时借来的。

新消息联播里的“ 伊朗 ”总是不平静,何况左邻右舍分别是 伊拉克 和 阿富汗 。能找到同游的小同伴真实属不易,倍加爱惜。

特殊谢谢拍的了美图、凹的了造型的饭妈,经过多次庞杂的个人头脑斗争以及家庭斗争后参加步队;
还要特殊谢谢我们的财务大臣庄主,始终把公用基金捂的牢牢的,买买买就打断手!
于是本次观光终于停顿在“上图3”状态,我们舒畅的出发了!


出发前的预备
1、签证。
a.某宝(TB),7个工作日出签,初次去 伊朗 的游客通常是21天观光签。
b.直接落地签。需要出示观光保险,可以国内提前买好,也可以现场买。本地签证官偶然会现场致电你预定的旅店做确认(看签证官心情,随机的)。

2、衣饰。
a.女同胞们头巾裹起来,长裤长裙长袖换起来。(飞机降落前就会语音提示)
b.男同胞们,没太大要求,貌似也是长裤长袖。

3、钱币。
带美金现金!肯定要现金,这里VISA、MASTER基本不管用。
德黑兰 机场可以换钱,之前有帖子说机场限换100刀,似乎也不是那么严格,我们每人换了300刀,预计也是看人家心情。
伊朗 钱币称为里亚尔(Rial)。本地人習慣用托曼(Toman)结算。10里亚尔=1托曼,以是在生意业务前务必和对方确认清晰是托曼还是里亚尔,制止经济纠纷。(脑筋伐灵光的就按按盘算器)

4、留宿。
伊朗 留宿基本靠邮件预定,要么到了本地walk in。
需要留宿信息的请看我的另一篇文章:
《伊朗干货 | “睡”在伊朗(附留宿名片)》 。

5、电话卡。
a.移动的“一带一起”套餐(3天/5天/7天)。
b.机场买张 伊朗 电话卡。1.5GB流量的20万里亚尔,我用了10天,重要用来发微信,没问题。假如流量不够用了,就找个本地人帮助充值,充值2个GB约莫11万里亚尔。

6、VPN
在 伊朗 用微信需要借助VPN,翻墙返国。出发前多预备几个,总有一个活的。
*有个好消息,在本篇发稿之际,听说微信被解禁了,不需要VPN了,请去的小同伴们实测。

7、地图。
GoogleMap可以直接用,不需要翻墙。
【探途离线地图】、【MAPS.ME】都很好用。

8、打车。
下载个【Snapp】(基于google play服务),这是 伊朗 版的滴滴,需要用 伊朗 手机号注册。直接付现金给司机,价格便宜许多。
假如搞不定google play的(不少安卓被阉割了)可以实验【Snapp】网页版http://snapp.ir



观光条记

(10天观光线路)
德黑兰 - 卡尚 - 伊斯法罕 - 亚兹德 - 设拉子 - 大不里士
由于还要去南 高加索 地域,以是 伊朗 的尽头站就放在了 大不里士 。

@ 德黑兰
吉隆坡 飞 德黑兰 的航班上座率很低,泰半个机舱都是空的,我就这样一起躺到了 伊朗 都城。

半夜11点多抵达机场。拿好行李出来口上就能买电话卡,然后主动扶梯上二楼换钱。
用一句话归纳综合换钱的感觉:一夜致富不是梦!
300美金兑换了1200w+里亚尔,记得预备个大钱包……被小同伴吐槽背偏重。
固然吃个饭、买个门票都是几十万几十万的。


德黑兰 市内出行基本靠地铁解决。

车票是二维码,扫一扫收支,很方便。逢周末节假日会很拥挤。
有密斯专用车厢,在黑糊糊一片中,我们花里胡哨的 成功 吸引一车厢眼光。

大概每站都市有小贩上车,穿梭在车厢叫卖, 从化 妆品护肤品、胸罩内裤、毛巾头巾、巧克力、!果汁饮料、发卡胸针……琳琅满目包罗万象,竟然有的小贩还带着pos机,整个车厢就像移动的百货商场,让人大开眼界。


在 德黑兰 停顿的仅有一天时间,去了 台甫 鼎鼎的旧美领馆、自由塔,另有个比较冷门的两伊战争博物馆。

乘坐地铁1号线到【Taleqhani】出站就能看到地铁口的标语“DOWN WITH USA”。

顺着围墙一起前行,种种反美涂鸦引入眼帘。自从两海外交拗断后,原 美国 驻 德黑兰 大使馆(Sefarat-e America)就成了爱国教诲基地。


继续乘坐地铁1号线到【Shahid Hemma】出站,前去另一个爱国主义教诲基地——两伊战争博物馆(Holy Defense Museum)。

两伊战争(又称第一次波斯湾战争),20世纪最长的一次拉锯战,耗时8年死伤百万,以两边宣告自己胜利而收场。

馆内非常值得一看,展示了大量其时的战争物品,不但有武器弹药、义士遗物,另有战争场景的模仿,让人身临其境。最后不忘夸耀一下 伊朗 引以为傲的核能源技能。

战争中死于可怕打击的重要人物,不少是科学家。

馆外展示的是参战的大型武器,飞机、坦克、装甲车、导弹、舰船等。

脱离前,在馆内留言本祈下 宁静 之愿!

乘坐地铁4号线到【Meydane Azadi】出站,步行5分钟,穿过交通枢纽站便是 德黑兰 地标--自由塔(Azadi Tower)。

买上一个热乎乎刚出炉的大大大大大饼,酥香适口。这里的大饼真是“大”,我们三个人都没吃完一个……
本来在店门口拍大饼店,没想到隔着玻璃门,内里的几位大饼师傅们热情得向我们招手表示进来拍~~

德黑兰 急忙别过,暮色中前去下一站: 卡尚 。

戴德于油价、气价的便宜, 伊朗 的大巴豪华又舒服,超便宜的票价中还包括一大盒饼干蛋糕饮料零食。

(有爱提示:文中如有笔误敬请忽略)

(未完待续……)


伊朗vnp翻回国

间隔迈赫迪加我微博已经有一周的时间。细细算下来,这已经是本年在微博上联系我的第8个伊朗人。由于我常常会在微博上发一些有关伊朗的新消息或看法,不知不觉间,便渐渐开始有伊朗人关注我。想来是他们闲来无聊在搜索栏中输入“伊朗”时偶尔看见了我,又或是微博相关推广功能的结果。

起先,他们还只是冷静关注;但当看到我发的工具对他们胃口时,也会有人留言回答,要么私信我。至于私信的开头,基本都是如出一辙的“你会说波斯语吗?”

迈赫迪正是这样与我搭上了讪。

伊朗低头族

这个26岁的伊朗小伙从将来过中国,英语也说得不是很利索。仅凭着蹩脚的英语、谷歌翻译器和对一腔中国的向往,迈赫迪竟也能将微博玩得风生水起,每次发工具都有忠实粉丝点赞和回答。

迈赫迪住在德黑兰,两年前大学毕业,却不停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只是在家门口的书店和杂货铺打打散工。受国际制裁影响,伊朗这几年的经济形势不是很好,青年赋闲率始终倘佯在20%左右,毕业即赋闲已是年轻人的常态。失业在家,再加上在伊朗原来就缺乏娱乐,迈赫迪的生活索然无趣,交际软件大概成为他唯一的精力拜托。由于伊朗施行的网络管束,很多外国的交际网站都被封禁,难以打开。然而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年轻人大概都纯熟把握了翻墙的方法。据统计,靠近70%的伊朗年轻人会使用VPN。只是,天天翻墙刷Twitter、发Instagram的伊朗人我见过不少,一个从没去过中国的伊朗人玩微博,着实令我感到好奇。

“你为什么会想到注册微博?”我问迈赫迪。

他没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跟我讲起了他的切身经历。

一次,他和小伙伴去伊朗东北部都市马什哈德游玩。正值藏红花的采摘季候,迈赫迪计划去马什哈德近郊叔父家的藏红花田看看。到了山脚下的花田,他看见几个衣着质朴的东亚面貌的!外国人正在栅栏外与叔父谈着什么,他们的脚边是一台电子秤和满满一袋藏红花。外国人走后,叔父不停笑得合不拢嘴,“今日大赚了一笔,中国人把藏红花都买走啦!”

“那一袋子藏红花,我们一个伊朗家庭一辈子都用不完!”迈赫迪在微博上这样跟我说道,“从当时起我就以为,中国人都太有钱了,就连我们的巴扎也被‘中国制造’统治了。这样一个巨大又富有的国度,我肯定要去看看!”

由于在伊朗使用微博不是很方便,图片或链接都必须要通过VPN才能打开,于是我发起换用telegram继续聊。毕竟现在telegram的使用尚不受限定,大多数伊朗人都用telegram即时沟通。但是迈赫迪拒绝了我,“我嘻歡微博,你是中国人,为什么我们还要用和伊朗人聊天时才用的软件呢?”

就这样,我和迈赫迪就在微博上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。“中国人寻常都吃什么?”、“中国话勤学吗?”、“中国和伊朗是不是很像?”他好像对中国有无穷无尽的爱好,问题也如连珠炮似的让我应接不暇。就连这几天里约奥运会的中国参赛项目,他也在关注。“你们中国人打乒乓球太牛啦!全部的金银牌都是你们的!”、“你知道吗?如今伊朗公园里也有许多人打乒乓球!”、“我们的举重赢过你们中国啦!哈哈哈哈哈!”

迈赫迪回消息的频率太快,问的问题也太多,我着实抽不出这么多精神总和他聊天。但微博私信又有“已读”功能,一旦看过消息不回答,他就会立即向我发来委曲的心情,问我是不是嫌他太烦了。久而久之,我索性不再点开消息,冒充消散一段时间,这才让他近乎狂热的聊天欲望有所冷却。

现在用微博的伊朗人越来越多。与远在伊朗、空凭对中国想象的迈赫迪差别,很多人要么是在中国留学或工作,要么就是来过中国,进而对中国布满爱好。我的另一个粉丝米迪娅,就是在去年和父亲一起来中国旅游期间注册了微博。

黑袍下的伊朗女孩

“我嘻歡中国,这里的生活无拘无束,中国人都很热情。”一谈起中国,米迪娅刹时化身迷妹,不住地跟我说在她心目中的中国有多好。“看!这是我在中国旅游时拍的照片!你们的菜真好吃!我最爱吃火锅!最棒的是,在中国走到那里都不用戴头巾!再也没有烦人的大爷大妈管束我的着装了,真好!”

尽管只有17岁,米迪娅在Instagram上但是拥有着数万粉丝的小网红。她经常上传一些美美的自照相,且多数没有戴头巾。就在我担心这些照片会不会引起伊朗的网络警员留意时,她却体现得满不在乎:“我都是隔几天就删掉啦,警员不会留意到,这但是我吸粉的机密武器!”

由于米迪娅来年就要上大学了,我们的聊天也大多关于在哪读大学和专业选择上。“我父亲让我去德黑兰大学的文学院念书,但实际上,我最想去中国念书。”

对于她来中国念书的想法,我表现非常欢迎。我告诉她,如今有很多伊朗人在中国上学,好比我的母校北京大学就有许多伊朗留学生。

米迪娅却发来了一个扫兴的心情,“我很想去北京大学读管理,但是假如申请不到奖学金,我父亲是不大概容许我出国念书的。”中国当局每年赐与伊朗学生的奖学金名额很少,伊朗当局自身又没有太多的资金支持,出国留学对于伊朗的工薪阶级只是一种奢望。纵然对于米迪娅这样家景不错的伊朗学生,中国也不是自费留学的首选地,伊朗留学生每每选择前去欧洲或是!阿联酋、土耳其等其他中东国度。

透过聊天软件,我好像也能感觉得手机另一端米迪娅的心情。就在我组织语言预备安慰她时,她却又发来了一条消息:

“不要紧,我在大学好好念书,夺取能拿到中国的研究生奖学金。”

这些对中国感爱好的伊朗小伙伴,他们提出的问题每每也五花八门,令人啼笑皆非。有人从政治体制问到医疗保险,最后话语落到“中国好移民吗?”,要么“你能帮我办签证吗?”;有人从清华北大问到陕西科技大学,最后抖出重点“我想去中国留学,你能帮我办手续吗?”,要么“你们学校还缺波斯语外教吗?”

每次在微博上与伊朗小伙伴聊天,我都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。当我身在伊朗,吃着干涩难吃的烤肉,看到那些在中国用微博和我聊天的伊朗小伙伴,我会以为有些奥妙;而当我返国休假,看到那些在明明身在伊朗,却对峙使用微博给我发消息的伊朗人时,我又会感觉到有些自满。

“实在,我最盼望通过微博勾结一个对伊朗市场感爱好的中国老板,这样我的工作就有着落了。”迈赫迪给我发来一个“笑cry”的颜文字,“以是,等你下次回伊朗的时间,帮我带一本中文课本吧。”

“实在,我们也有许多像微博这样的当地交际网站,好比Cloob、Facenama,都是波斯语化的Twitter、Facebook盗窟版,很多伊朗年轻人都有自己的账户。但我还是更嘻歡用境外的交际软件,多熟悉一些外国小伙伴,尤其是那些对伊朗感爱好的外国人。”米迪娅忽然不苟言笑了起来,“伊朗在国际社会中越是自我关闭,我们越应该在网络社会中体现得开放。我们有任务让全球看到,伊朗的年轻一代,与他们重新闻中看到的伊朗并不一样。”

本文系察看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看法,不代表平台看法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不然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察看者网微信guanchacn,逐日阅读趣味文章。

(德国之声中文网)2月10日,英国《逐日邮报》、《国际察看》等!报道了伊朗已切断接入部分国际互联网,包括Gmail、Hotmail等邮箱无法使用,伊朗网民也不能登陆Facebook、Twitter微博和海外一些重要的新消息网站。但伊朗当局尚未作出任何有关服务停止的通告。但伊朗人仍旧可以或许通过VPN使用代理服务器,规避当局对国际互联网的限定。

报道称,2月11日,是伊朗"伊斯兰革命"33周年龄念日,有传言伊朗人计划通过网络号召大众开展反当局游行和请愿活动。伊朗当局切断国际互联网之举应该是为制止这些活动。

上个月,伊朗信息部部长曾公布,伊朗计划创建国度互联网。这个巨大的"内联网"将切断伊朗互联网与全球其他网络的联系。

中国互联网专家毛向辉向德国之声介绍,已经透过外媒报道获悉此消息:"这对伊朗来说是很重要的一步,由于原来就要推出伊朗本身的局域网,这显着是走向北朝鲜的方向了。"

德国之声在国际报道背面的评述中察看到,有指伊朗正在使用和中国、朝鲜一样的互联网检察本领,这也是独裁国度统治的本领之一,既对信息的控制。

对此,毛向辉以为中国和伊朗在互联网管束上有相近的本质,但中国与伊朗相比,有更多的技能上的本领翻越"互联网长城",中国网民面对中国不停升级的互联网检察和管束,反弹也愈增强烈。

"从检察的程度、普通大众被逐步引导只看本国内容,在心理上产生自我检察,伊朗和中都城差不多了,应该是一丘之貉吧。"

由此,毛向辉表现对中国互联网的将来并不表现灰心:"中国理解翻墙的人也不停是大幅增长的,可翻墙在伊朗大概就比较奢侈,他们从来没有在互联网上的自由,中国处在一个对互联网使用的增长状态中,以是中国互联网的走向没有那么灰心,要么说中国民众对增强的互联网检察有更多的反弹。尤其在知识分享、环球交流等范畴,互联网检察已经不得民气了。"

毛向辉也以为对于伊朗、中国、朝鲜等国度的互联网管束所侵占的百姓权利,应该受国际法律的葆护。

作者:吴雨

责编:文木

本文网址: http://www.bolmotion.com/p/20206822638_4138_3688537968/home